• 歡迎訪問上海熔盛檢測儀器有限公司官網

    預測假象與騙局

    2015/4/17 11:07:20 人評論 次瀏覽 分類:新聞資訊

    讓我們設想這樣一個情景。某年的足球世界杯,小組賽已經結束,你正準備欣賞淘汰賽的第一場對決——德國隊對瑞典隊。這時你收到了一封署名“世界杯預測者”的垃圾電子郵件,信中稱他發明了一種預測足球比賽結果的科學方法,準確率達到100%。為了讓你相信他所言不虛,免費提供1/8決賽的預測結果,如果8場比賽全部說對,你再交錢——然后他預測第一場比賽將是德國隊勝。

    你是有科學頭腦的,知道雖然根據雙方的實力、狀態等因素可以猜測比賽結果,但是想要場場猜對達到100%的準確率是不可能的,就連球王貝利也經常猜錯嘛。所以你對這封垃圾來信一刪了之。第一場比賽的結果果然是德國對勝,但是你知道這很可能是巧合,隨便亂猜也有50%猜對的可能。

    然后你收到了第二封信,預測接下來的阿根廷隊對墨西哥隊的比賽將是阿根廷隊勝。又說對了。這時你開始對此人的預測結果感興趣。接下來的第三場、第四場……全部8場的結果果然全部說對。你是有科學頭腦的,你很快算出,如果是隨機亂猜,全部說對的概率只有1/256。你確信此人的確發明了能準確預測比賽結果的方法。

    此人又寄來一封信,要求你向他的網上支付賬號轉入1千元,才能告訴你1/4決賽第一場比賽德國隊對阿根廷隊的預測結果。你毫不猶豫地把錢交了,很快得到預測結果說阿根廷隊勝。你立即拿出1萬元錢到博彩公司給阿根廷隊下注,坐等贏回2萬元錢。然而比賽結果卻是德國隊點球勝了,而你再也沒有收到“世界杯預測者”的來信。

    這是怎么回事,100%準確的預測方法怎么突然失靈了?這是一個簡單的騙局?!笆澜绫A測者”買了一份含100萬個電子郵件的名單,給其中的一半發函預測德國隊勝,另一半預測瑞典隊勝。根據比賽結果,再給預測德國隊勝的那一半分成兩半,分別預測阿根廷隊和墨西哥隊勝。依此類推,最終總會有3906人獲得場場準確的預測結果,你很幸運地屬于其中之一。只不過你的運氣用完了,在接下來的分組中你被分到了預測失敗的那組。

    這雖然是個假想的情形,但是類似的預測假象和騙局在現實中并不罕見?,F在最時髦的是地震預測。雖然國家立法禁止個人發布短期、臨震預報,但是卻有不少人在網上這么干。比如有一名京劇團下崗職工號稱發明了能捕捉“中微子”預測地震的儀器,幾乎天天在網上以氣象預報的形式做掩飾,發布中國某地即將地震的預報,并向網友索要捐款贊助。相信他的網友還很不少,據稱一個月內就收到了一萬多元的捐款。有一位自稱有科學頭腦的在校大學生給我留言說,據其核實,此人的確有辦法預測地震,曾經說某地區要發生4級左右的地震,后來那個地區的某縣果然發生了4.4級地震……

    這也是一個簡單的預測騙局,能夠蒙人的原因在于一般人沒有意識到,沒有破壞性的地震是極其頻繁地發生的。世界范圍內一年平均大約要發生13萬次3~3.9級地震,13000次4~4.9級地震。這些地震又集中發生在地震帶。所以要猜中某個位于地震帶的地區在一個時間段內發生一次4級左右的地震,并不難。何況天天發地震預報,不碰巧有幾次說得比較準反而不正常了。即使是一個不走的時鐘,一天也會報準兩次時間。人們會傾向于記住碰巧說準的那幾次,而忘了沒有說準的無數次,否則所有的算命先生都該下崗了。

    因為此人似乎能夠說準幾次小地震,有人(甚至包括某些地震局“專家”)就以為他也能說準大地震,卻沒有意識到這二者存在著巨大的區別。要猜小震不難,猜大震則極難,因為震級越高,發生的頻率就越低,碰巧發生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的大地震就更罕見。而人們關心的,正是這種具有破壞性的大地震能否被預測。但是因為它非常罕見,所以迄今還沒有人蒙對過。如果不是靠蒙的,而是靠發現什么前兆信號,那么大地震的前兆信號按理應該更強、更易檢測到,也就應該比小地震更容易預測。而事實恰好相反,大地震的發生從來就沒有人準確地預測過,正說明地震預測都是靠蒙。

    如果把時間、地點的范圍擴大,大地震也能被蒙上。青海玉樹地震發生后,蘭州地震研究所一名研究員即聲稱他在200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已預測到了這次地震。實際上那篇論文預測的是“2012年在東昆侖斷裂帶有可能再次發生7級地震”,時間不準,范圍也太大。中國搞地震預測的人非常多,每個斷裂帶在某個年份可能發生的大地震幾乎都有人預測,那么每次大地震發生之后再回頭去找,總能找到某篇論文在一定程度上說中了。這種一錘子買賣并不能說明那篇論文的作者真的發現了可靠的預測方法。他們的預測方法都是閉門造車(靠玩數字游戲或自制儀器),適用于世界上發生的任何大地震。如果他們對各個大地震(每年世界范圍內大約要發生18次7級以上地震)都能預測到,才會讓人相信那不是蒙的。

    這種預測假象本不難識破,但是面臨隨時可能發生的災難,人們總愛幻想能有高人指點迷津,心甘情愿地受蒙蔽,因此騙局得以流行。

    轉載自(《中國青年報》2010.5.5